律师生活

Lawyer's life

矮子律师

日期:2023-11-07 分类:各抒己见 浏览:373

掏扒高举,扁担生风,拳脚纷纷。 顷刻间,一个小伙子倒在血泊中。
医院506病房。21床。
‘不告,也不要钱,打来除!”赵一龙把头一昂,衣袖往上捋了捋,气冲冲地说。“听二哥的,打过。把他家房子给掀了。今天就去!哎哟,医生!”头裹绷带的赵二虎边说边动身,却感到右大腿一麻,又躺在了床上。“别动!躺好。”察看伤情的阎医生暗暗往赵二虎的血海穴上一点,扭头瞟了赵一龙一眼。


“告是不告,也不要打。要肖家负责二虎的医药费和营养费,叫肖家经济上痛一下,免得以后乘我们都上班了,又欺负二虎。五百元不行,要一千元。”赵小凤伸出食指和中指说。小吴, 带他们到走廊上等着!”阎医生对护士讲,男低音的嗓门提高了三度。


察完病房,阎医生回到办公室,揉了揉睛明穴,略为思索,然后说:“小吴,请你把赵二虎的亲戚都叫来””阎医生,你又要提供免费服务啦?”小吴笑笑,扮个鬼脸,走了。


原来,赵家有个邻居肖七。不知是肖七用了不正当手段呢,还是有关部门工作马虎。反正肖七得到批准,在赵家窗前建房。才建一半,赵家的屋里就变得黑沉沉的,大白天都得开电灯。两家吵了好几天。今天肖家强行继续施工,将赵二虎打伤。现在,肖家提出,如果“私了”宁愿出五百元作为赵二虎的治伤费;如果要告,“官了”。就一分钱都不给。宁愿去蹲几天“鸡圈”。反正,罚了就不打,打了就不罚,只能占一头。


整整一个小时,阎医生一言未发,耐心、仔细地听完了赵家七嘴八舌的叙述,问了几个问题,弄清了案情,这才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,胸有成竹地说:很明显。第一,未经协商,就在你家窗前建房,影响了采光,破坏邻里关系,这是一种侵权行为。不管经过那个部门批准,都属侵权。违反了民法通则第83条。第二,李医生交班时告诉我,赵二虎左额和上唇裂伤,分别缝了五针和二针,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。肖家的行为给赵二虎造成了轻伤,已经触犯了《刑法》第134条。


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办?我认为,先要解决赵二虎的伤害问题,你们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刑庭起诉。“那肖家就不给医药费,我们岂不是人也吃亏,钱也吃亏?”二虎的爸爸赵义,忧心忡忡地说。别急,请听我说完。


我讲话时,请你们别打岔,不明白的,讲完后,尽管提。只罚不打和只打不罚都是没有法律根据的。《刑事诉讼法》第53条规定了附带民事诉讼。这就是说,对给受害者造成直接物质损失的犯罪分子,可以又打又罚。你们可以在起诉书中写明,一要追究肖七等人的刑事责任,二要他们赔偿医药费、护理费、善养费等损失。当然,如果肖家能真诚认错,赔偿损失。这种自诉案件嘛,也可以调解处理,不追究刑事责任,这就要由你们的态度决定了,第二,向法院民庭起诉,解决肖家建房影响你家采光的问题。可以要求他们按月补偿一一定数量的电费给你们。


第三,以后有了纠纷,争执,最好先去问问律师。他们懂法,又掌握一些未公开的文件,能恰入其份地给你们出主意,告诉你们怎么办。但一定要多跑几个法律顾问处,多问几个律师,因为,律师吃的是“皇粮”,端的是‘铁饭碗",不负责任的律师是大有人在的。行了,现在你们可以提问题了,.....没有问题啦?那你们回去商量一下,拿定主意。有什么要间,要写,等我下班后,到家里找我。我住在《铁合金报》编辑部旁边,101栋二楼203号。


离开办公室。赵义不放心地问:“阎医生的话靠得住吗?”小吴:“他是医 院唯-一的兼职律师。函大生”赵一龙:“又看病,又会打官司,真不简单”。小吴俏皮地:” 别忘了,他只有1米61高。矮子嘛。”


作者:桥舟


上一条:法庭应切实保证【辩】和【论】
下一条:没有了

© 2023贵州方才律师事务所 http://www.gzfcls.com  黔ICP备2023006901号-3  技术支持:万企科技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收集整理,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删除内容,谢谢!